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  >  演出動態  >  內容頁

《朱麗小姐》,歐洲語境下的新式“才子佳人”

2020-01-13 16:20:32 作者:佚名 新聞來源:本站原創

分享到:

在仲夏節這樣一個一年之中白晝最長的日子里,朱麗小姐遭遇到的卻是她人生中的至暗時刻。

在一夜的狂歡氛圍下,性情古怪的伯爵之女朱麗小姐在男仆讓的引誘下與之私通,滿懷著的對于新生活的憧憬隨即在一夜纏綿后迅速消失殆盡——對于讓而言,朱麗小姐貴族的身份比她的美貌更令自己心動,肉體上的征服也不過更多地滿足了自己關于身份的顛覆而已——無法逃離這座令人窒息的伯爵莊園,也無法面對即將東窗事發后無地自容的境地,朱麗小姐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作為自己最后的抵抗。

 

富家女與窮小子的愛情故事,對于中國人來說也并不陌生——讓與朱麗小姐纏綿悱惻的橋段,幾乎與《西廂記》《牡丹亭》相類,盡管東方與北歐相隔甚遠,但在相似的農耕文明占據主導的社會背景下,門第觀念也成為了一個具有普遍性的話題。于是我們曾反復歌頌那些具有著個性解放意味的自主愛情,在這樣的情境中,男性往往情深義重,一表人才,女性也頗為特立獨行,忠貞不渝,杜麗娘能夠魂歸陰曹,王寶釧能夠苦守寒窯,最終盼得一個有情人終成眷屬的大團圓結局。

 

(傳統的“才子佳人”往往有解,透過高中狀元之類的手段,以符合社會規范的方式達成雙方的“門當戶對”,有驚無險地促成一樁又一樁大好姻緣)

然而斯特林堡卻以一個始亂終棄的行為,展示出了一個現代戲劇所具備的態度。他在《朱麗小姐》的序言中曾這么描述讓:“在他身上有奴隸的野蠻和傳統者的無情,這使他看到流血而不暈眩,在困境中可以化險為夷;所以他安然無恙地從那場斗爭中擺脫出來,后來很可能變成旅館老板;即使他不能成為羅馬尼亞伯爵,他的兒子也一定會成為大學生,也許會當上省警察局長”。在他的筆下,讓不是一個粗鄙的農夫,他受過教育,有自己的看法與意識,更具野心與欲望,時刻覬覦著本不屬于自己的種種特權,也正因如此,作者也不必以“高中狀元”“破敵歸來”等含情脈脈的緩和手段讓一出男女間的情愛以喜劇收場,在《朱麗小姐》中,一晌貪歡后涉及的已經不是男人女人的爭斗,被上升到了兩個新舊階層的沖突范疇。

 

貴族制度名存實亡,而與之相對的,越來越多的農奴后代藉由時代發展躍居臺前,影響著歐洲歷史進程的發展,《朱麗小姐》描述的便是這樣一個轉型過渡期之中的一樁“才子佳人”的嶄新敘事。在今天的我們看來,它并不美好,然而這樣的沖突卻曾真實地發生在斯特林堡落筆的那個時期,奴仆們小心翼翼地舔舐原不屬于自己的芬芳,伯爵的女兒為搖搖欲墜的制度做最后的殉葬,這是封建夫子口中痛斥的“禮崩樂壞”,卻同樣是歷史所向的大勢所趨,正如劇中無人能夠阻止朱麗小姐自殺的腳步,而時至今日,我們當中的任何一人,都有足夠的理由去奪下她手中的剃刀。


(攝影:李春光)

西游争霸打彩金漏洞